陳中秋攝影報道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09月17日08版)8月31日零點10分,杭州某醫院的急診室,車禍的肇事司機向死者兒子跪下,請求原諒,死者兒子將他推開,出門痛哭。肇事司機的妻子身懷六甲,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切,百感交集。凌晨1點30分,前夜班和後夜班的兩班護士,對患者的病情和治療情況進行交接。交班工作通常要用半個小時。一男子抱著受傷的妻子前來就診。晚上他喝了點酒,和妻子吵了一架,還把她眼睛踢傷了,很後悔。一小伙子打籃球時關節錯位,小臂向後彎了30度。醫生讓他的小伙伴幫忙,固定他的手,進行複位,小伙子疼得大哭。幾個家屬在急診中心門外沉默不語。掩面哭泣的女子說,她丈夫在蕭山一家鍍鋅廠上班時,被高處落下的鐵塊砸中頭部,因為沒戴安全帽,傷勢很重,醫生說情況不太好。急診候診區,一女子抱著母親在等CT結果,一邊玩著手機。一男子站在急診大廳,等待同伴繳費取藥。晚上他騎車回家時,為避讓一輛工程車,連人帶車掉進了路旁的水溝,頭部和左臉受傷。一患者家屬,裹著印有加菲貓圖案的被子,在候診區里來回走動。他說,病床上的家人睡著了,自己睡不著。
  車禍後送來的傷者搶救無效,打球關節錯位的年輕小伙疼得嗷嗷直叫,父母心急如焚抱著發燒的孩子來打針取藥,陪護的家屬很困卻難以睡著……這是午夜時分,杭州一家醫院急診室里的情景。和所有醫院的急診室一樣,每個人的心情在這裡就像監控儀上的曲線,纖細而又瞬息萬變。
  深夜的急診室是世間百態的縮影,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人來到這裡,有的帶著病痛,有的帶著傷,有人健康地離開,也有人在這裡永遠地合上了雙眼。如果說醫院是一個生與死較量的戰場,那麼急診室的醫護人員就是這場戰爭的先頭部隊,他們也處在敏感醫患關係的最前線。
  在該醫院當了12年護士的王羽說:曾因為患者家屬的誤解而感到委屈。“幾年前,有個危重病人,從別的醫院轉到我們醫院來,已經快不行了,我們全力搶救還是沒有救回來。家屬好像是有備而來的,拿著專業的單反相機,到處拍我們醫生和護士,還把很多東西砸了。”她說,“那次真的特別難受,我們的工作他們不理解。”由於醫療資源有限,夜間急診病人多、醫護人員忙不過來的情況,是常有的事情。“急診資源是社會的緊缺資源,要優先留給最需要的危重病人,希望普通急診病人和家屬理解。”王羽說。  (原標題:午夜急診室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工程

vs87vsksf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